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明建设 > 正文
文明建设

绿会关注——外媒:南非拟建一所穿山甲避难站

发布时间:2022-01-10

  据美联社2018年6月16日约翰内斯堡报道:在南非,人们发现了一只死于电篱触电的母穿山甲,在她的尸体旁发现了一只幼甲。这只年仅六个月大的披麟戴甲的穿山甲宝宝,被送到了当地一所动物医院,并在一名环保人士的监护下,它伸出舌头在山坡上不断地舔觅着蚂蚁。就这样,这所动物医院成了它的临时的家。这一举动,为拯救这一世界上遭受非法贸易最严重的哺乳动物迈出了一小步。

  往往,弄到穿山甲之后,非法贩卖者就当地卖掉它们的肉,然后把刨下来的甲片卖到亚洲去——主要是中国,因为传统中医药使用甲片。随着非法贸易日益增长,促使南非决定要为穿山甲建立一个“康复中心”,对那些受伤或营救下来的穿山甲进行救护,而且他们计划使用受过专门训练的警犬,来对具有特殊气味穿山甲鳞片进行检测跟踪。

  专家表示,随着盗猎行为与日俱增,非洲的四种穿山甲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因为在亚洲的四种穿山甲已差不多被赶尽杀绝了。尽管国际上已经禁止了针对所有八个种的穿山甲的商业贸易,然而,据总部位于南非的“非洲穿山甲工作组织”(African Pangolin Working Group)透露:2017年,非洲穿山甲鳞片的国际没收总量约为47吨!比之前一年截获量的两倍还多。

  南非基金会主任Eric Ichikowitz评论道,“这一增长的速度令人震惊。”

  Ichikowitz家族基金会曾经对狗进行训练,用来检测犀牛角。该基金会资助了几只狗的训练,这些狗将在南非边境检查藏匿走私的穿山甲鳞片。

  据悉,这个基金会还收购了约翰内斯堡附近的一块土地,用来建一个“穿山甲馆”(pangalorium)——这是一个专门用来研究和治疗穿山甲的中心,包括收留那些在抓捕行动中截获的穿山甲活体。

  穿山甲鳞片含有角蛋白(keratin),在犀牛角和人类的手指甲中都有角蛋白。但是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能够证明它们能具有任何的药用价值。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说,自从2000年以来,全球已经有超过100万只穿山甲惨遭偷猎;遭受盗猎的各种穿山甲,在红色名录上,从“易危”到“极危”都有。

  上图:南非K9安全犬训练学院(K9 Security Canine Training Academy)训练猎犬,来对付盗猎大象和犀牛的盗猎分子。上图为英勇的狗狗在7500英尺从直升机上高空跳伞下来,进入危险丛林去寻找盗猎分子。来源/MailOnline & Caters News Agency

  自去年以来,约翰内斯堡野生动物兽医医院(Johannesburg Wildlife Veterinary Hospital)已救治8只从盗猎分子手中救出的穿山甲。尽管其中有一半的穿山甲在贩运过程中健康恶化。本文中说的这只年幼的穿山甲(公的)是在它的妈妈尸体附近被发现的,获救后被放归野外,可惜最终还是由于太过虚弱死于肺炎。

  野生动物康复专家Nicci Wright是国际人道协会(HSI)非洲分支机构的顾问,他说:“人们对于穿山甲的疾病、寄生虫以及它们所受影响还很少,要搞清楚这些还任重道远。”

  2018年6月7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办的“中非野生动植物保护论坛”上,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与非洲穿山甲保护工作组(African Pangolin Working Group) 执行董事Nicci Wright 及董事Alexis Kriel进行深度会谈。来源/绿会

  Nicci Wright说,有一头从津巴布韦过来的穿山甲,在约翰内斯堡被罚没后,被浸泡在了漂白剂中,贩运份子这样做,显然是为了掩饰强烈天然气味,想蒙混过边境。另一个还有一只穿山甲,用猪屎泡过,目的也是一样。Nicci Wright还介绍了另一起案件中,有一只被救的穿山甲颜色变得黑不溜秋,因为它在被贩运汽车中被泡在了在石油里面。

  目前,南非的法院正在受理的案件中大概有30宗是穿山甲贩运案件,比前几年数量急剧增加。自去年以来,法院对穿山甲盗猎与贩运份子进行了几起前无古人的判例,这让环保人士们士气大受鼓舞。那些坏蛋被判了3-7年的监禁。

  非洲穿山甲工作组织(African Pangolin Working Group)主席Raymond Jansen表示,尽管穿山甲出口到亚洲数大幅增长,但在其中的一些案例中,贩卖份子显然是试图把活体穿山甲卖给那些他们认为要救助这些动物的人,这也算是一种救赎吧。

  Raymond Jansen说,“我感觉如此,我们还不太确定该怎样理解这种情况。”